叶天子

希望能一直喜欢他们♡


月更或者年更,严重拖延症患者

大概只是一个糟糕的人。

【all封】Change〔2〕欢迎来到死……逗逼问答

*前文戳头像

*本章含原著片段,且比例不低

*ooc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然后……既没有出现剧本简介,也没有被传送,就好像……被困在了自己的电梯里似的。

“怎么回事?”五人在各自的电梯中思考着这个问题。其中一个紫色长西装的,心中已经有了个不太好的猜测。

突然,他们皆是感到脚下一空,随即就坠落下去。

电梯的地板毫无征兆地打开,不过这并非什么剧本伊始就发生的“开地板杀”设定,玩家们只是摔落了大约两米的高度,然后就跌到了一条滑道上。一股无形的牵引力扯着他们的身体,让他们顺着各自身下的滑道向前滑出。略可怕的是,以这五位顶尖玩家的实力,竟都没法挣开这力量……

这种滑道的设计和水上乐园的差不多,但没有水,而是靠着引力和斥力在牵引着滑道上的物体移动,且速度飞快。坐上去的时候,会不由自主地联想起自己的童年……

相比其他四位惊疑不定的情绪,某封姓男子非常镇静。坠到滑道上时他就基本肯定了某个猜测,现在的思维已经发散到‘如何整伍迪’上去了……

五人这时都在一片漆黑的环境中向前运动,,他们看不到任何东西,只是以超高速行进在自己的那条道儿上。

不多时,这趟地下行驶就结束了,他们先后到达了各自滑道的终点。

封不觉被那股无形的力量牵扯着摔在了一张靠背很大的椅子上,然后这椅子便原地自转着升起,当其终于转定并停下以后,封不觉上升到了一个貌似挺开阔的空间内。周围光线很暗,他看不到太远的地方,只能模糊地看到十米内的景物。

“嗯……流程没怎么变嘛。”对于不可视的四周封不觉倒是一点不担心,这里的样子清清楚楚在记忆阁楼里摆着呢,他稍微翻了翻就有了。就封不觉而言,这次的团队名单带给他的情绪波动可能都比黑暗来得大。

因为,这次的团队名单是……

【疯不觉】,等级60,生存中

【枉叹之】,等级60,生存中

【七杀】,等级60,生存中

【狂踪剑影】,等级60,生存中

【废柴叔】,等级60,生存中

虽然说,以觉哥的隐藏分,匹配到一线大神是常有的事,但是……

七杀和狂踪剑影两个杀戮模式爱好者都在排团队?还正好一起碰上?

要这是个杀戮剧本,没准他俩要抢着和我单挑……幸好这是个团队生存本……

某觉松了口气。

他强是强,但他一不是什么‘单挑主义者’,二不是pk狂人,比起打斗,他更擅长用智谋解决一些问题。

左右环顾一番,戴着面具的小叹、依然穿得像路人的七杀、一副墨镜的废柴叔以即剑少正和自己一样,分别坐在了四张这样的靠背椅上,每人面前都有一个颇高的操作台,五个人各据一方,正当中是一块直径大约十米的圆形空地,地板由大块的瓷砖铺成,瓷砖是国际象棋棋盘一般黑白相间的图案。

跟记忆里没有区别。觉哥淡定地下了结论。

正当他们(不包括觉哥)一头雾水的时候,黑暗中,忽然响起了一个极富煽动力、深沉有力的嗓音:“女士们,先生们,以及不分性别的其他观众们,欢迎各位来到‘死亡问答’的现场,有请节目主持人,mr——尤!”

“啊,这个是……”小叹对于这个特殊的‘剧本’还是有些印象的,他往觉哥那儿瞅了一眼,封不觉心领神会地眨了眨眼。

小叹:“哦,哦,明白了……”

嗯……

有点萌???

不要纠结他们到底隔多远、眨眼能看到不,反正你要实在觉得不行就当他俩有心电感应——总之,封不觉用某种方式——你觉得不是眨眼就自己想一个,比如打个手势——肯定了小叹的猜测。

一道柱形灯光穿透了昏暗的环境,投射到了与正中间圆形舞台相连的一条通道上,那条道的尽头,是一扇巨大的骷髅形门扉,这时,门打开了,大量白色的雾气泻出,也不知这到底是干冰还是真正的云雾。下一秒,数十道炫目的彩色灯光扫射攒动而过,伴随着江南style的音乐,一个胖子踏着骑马舞步从门里面一路跳了出来。而周遭的黑暗中,也响起了喧嚣无比的欢呼声。

这位mr尤是个光头,穿着一套为他量身定制的燕尾服,戴着副小圆墨镜,光秃秃的头顶上还有顶挺高的黑色礼帽。他的面相憨态可掬,身形虽胖,但蹦跳时却显得很灵活,他就像个大号儿企鹅一样挪到了舞台中央,在音乐戛然而止的一刻,照例摆出了一个模仿雕塑“思想者”的endingpose……

“喂……果然还是一样的尬吗……”封不觉道。

“欢迎大家!这里是……”尤先生把手中的话筒高高举起,伸向半空。

这一刻,周围的灯光骤然亮起。这空间很像是大型综艺节目的录制现场,天花板上尽是灯光支架,到处能看到连接音响的线。他们五名玩家皆是面向中间的圆形舞台坐着,面前的操作台上有着一个可弯曲的麦克风,一个杯垫大小的抢答按钮和分别代表abcd的四个小按钮,另外还有一个显示幕。

而在他们背对的方向,也就是四周的看台上,正坐着数以千计的妖魔鬼怪,几乎什么玩意儿都有。

“死!亡!问!答!”在完全没有现场导演指挥的情况下,观众们依然是热情、整齐且响亮地回应着主持人送上的互动。即使过了很多期,观众们的态度还是如此热情,放在人类世界,节目组肯定赚了不少。当然……放在这里,节目组没准也赚了不少,谁知道呢……

“嚯嚯嚯……”尤先生的笑声显然没有伍迪猥琐,他打了个响指,其手中便凭空出现了一根手杖。

尤先生一手拿着话筒,另一手抬起手杖道:“那么……就让我来介绍一下今天到场的四位参赛者。”他将手杖在一只手上灵巧地旋转了几圈,接着,朝封不觉一指:“一号,疯不觉。”

说完,他停顿了一下,随后而来的是……排山倒海的欢呼声。

“啊……终于发现本大爷的帅气迷人了吗……”在最初不到一秒的诧异后,封不觉的自恋使他轻松接受了这个设定,“本大爷果然是天生的万人迷啊……”

待安静下来后,尤先生逐一介绍道:“二号,枉叹之。三号,七杀。四号,狂踪剑影。五号,废柴叔。”

“而今天优胜者的奖品则是……”尤先生用拿着麦克风的那只手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小的黑色盒子,“已经用神力除去了罪的……潘多拉之盒”他将其举起展示了一下,然后变魔术似得随手一放,盒子便消失了,“当然,如果他们在游戏中全部死亡,奖品将会累积到下一期。”

【all封】change〔1〕结束后的开始

勉强算原著向吧?

注:时间线为完结后,对结局有一点改动,文笔渣,随便看看就行

唔,不介意各种糟糕的话,请往下走吧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 封不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点了。

      黎若雨不在的情况下,他向来很放纵,文艺点说,这叫放飞自我,通俗点说,浪。

      显然,我的上一段话不是为了告诉你他浪,我只是想告诉你他十点起并不是因为昨晚有什么事发生,只是单纯因为他浪。

      ……所以说不还是在说他浪么。

      咳,不槽自己了,毕竟我不是三渣那样靠自槽混字数的家伙。

      那么咱们来谈点正经的,比如说,封不觉这个月提前交稿了,甚至存了点下月的稿。安月琴感动得热泪盈眶——好吧,没那么夸张,但至少惊讶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  封不觉这种不把截稿日放在眼里的人居然都开始存稿子了,这说明什么呢?

      说明他又要开始浪了

      虽然我也觉得在这儿叨逼叨很烦,但为了讲清前因后果,还请容我叨一叨。

      惊悚乐园的宣传词改成了“在家也能体验外太空的感觉!小游戏,大背景!以外星第一手消息为模版制成的顶级游戏,邀你来玩!”

      别误会,这不是封不觉改的,他可不会改这么挫的词儿。这是新接手‘惊悚乐园’这款游戏的林夕公司的策划想出来的。至于林夕公司是什么,自然是封不觉在‘改写’宇宙时弄出来的玩意儿。他想留下惊悚乐园,就弄了个这东西,总之里面都是些不知命运和那次入侵事件的普通人。

      封不觉为什么想留下惊悚乐园,大概是个未解之谜。本来啊,如果我这样的人都能猜到他的想法,他也不再是‘封不觉’了吧。

      啊对了,之所以强调‘普通人’,自然是因为有特例存在。比如说地狱前线全员,鬼骁,剑少,鸿鹄等等等等,听着多,其实也就那么十来个,封不觉觉得没什么必要,而且他们的反应估计挺好玩的(这个才是重点吧嘿),于是就没封他们的记忆。

      长话短说(已经不短了),今儿觉哥和小叹约了双排,刚从床上爬起来就又躺进了游戏舱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唔,觉哥,听安姐说你这两天……额,突然交了不少稿,怎么说?”

      小叹倒不是什么八卦的人,但是这事儿确实挺奇儿的——连小叹这种和觉哥一起的发小都这么想,可见平时觉哥都是怎么一种品性。

      “没什么,就是最近灵感充沛,”封不觉还是一副懒洋洋的腔调,“这不是有压力才有动力嘛~”

      最后那个上扬的调子勾得人心痒,但等王叹之回过神来,还是没能想明白这两句话之间到底有什么关联。

      总之,在王叹之思考觉哥的脑回路、觉哥在……我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的时候,剧本匹配完成了。

  【疯不觉,等级60】

  【枉叹之,等级60】

  【请选择队伍要加入的游戏模式。】

  【您选择的是团队生存模式(普通),请确认。】

  【已确认,团队人数随机值已产生:五人。】

  【您的队伍已进入队列,正在搜索其他已就绪的个人或队伍。】

  【匹配完成,正在协调神经连接,剧本生成中……】

  【载入开始,请稍等。】

      “欢——迎——来——到——惊——悚——乐——园——”
这次的声音是嘶哑的,隐隐有种漏风感。不知为何,这种拖腔拖调的风格让封不觉想起了咀魔岛上的真理之口。

        【载入已完成,当前您正在进行的是团队生存模式(普通)。】

  【本模式提供剧本简介,并有几率出现支线/隐藏任务及特殊世界观。】

  【剧本通关奖励:随机抽取一件完美级装备】

  【即将播放剧本简介,播放完成后游戏将即刻开始。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最后想了想,不接后半章了,拼到下章去叭

主要是日子过好几天了,总感觉这时候再接是打自己的脸,而且之前还立了“过会儿把下半章补上”这种flag……

于是我机智地把那个flag删了(´-ω-`)

唔,没什么经验,以后还是全改好了再放出来吧……虽然也不好但至少我的心理负罪感会少一些???(bu

下章剧本,唔,之前的原创剧本我还是不满意,在大修,所以先拿个粗加工剧本将就下先(得了吧你写什么玩意儿不都一样差)

林夕=梦,嗯,随便拆了下……

10.30    19:47     二改完成

【all叶】与你比肩(一)

      *军旅题材(大概吧?)

      *军事方面制度纯属瞎编,看着玩就好

      *战事纯属虚构,不承担责任

      *上一条纯属中二病发作

     
      当叶修走进帐篷的时候,张新杰正在给韩文清上药。

      叶修啧了一声:“老韩啊, 在军中你这年纪还不大呢,可别每次都冲在前头,这不是想早点退吧?不过你别说,你这脸冲在前头还挺有威慑力的。“说罢,他熟门熟路地从角落翻出一包张新杰从军营里收上来的烟,点上一根叼在嘴里,含糊不清地说着:“不介意哥抽根烟吧?”

      这种态度韩文清无比熟悉。他心知无论怎么回答,叶修还是会抽,倒也不再说什么,瞪了他一眼就作罢。

      倒是张新杰,跟了韩文清几年,虽也深知这位叶前辈的脾性,却从不放弃劝说。“叶修前辈,烟中含有害物质……”

      “停,我知道,以后会注意。”叶修一听这开头就预料到又是一通说教,不等他说就连忙打断,哎,这年头的后辈不好惹啊。

      叶修,C国最年轻的上将,战功赫赫,军龄十数年,除受嘉世旅排挤的一段时间外,从无败绩,人称“斗神”。曾任嘉世旅旅长,后任兴欣旅旅长,为兴欣旅赢下场大战后退役为战地记者,奔走在各个旅所在的前线。但这样一位传奇人物,却偏偏有着不小的烟瘾。

      叶修深吸一口,随后把烟取下夹在指间,他面色不再散漫,打起了神采,只是表面上仍带着几分慵懒。

      “老韩,你也知道我是来做什么的吧?”

      C国近年来与A国矛盾不断,C国虽然行事低调但架不住权高位重,A国偏偏又上位了一个心高气傲的总统。见C国的隐忍便耐不住挑畔了一下,谁知被C国狠狠的反击了回去,一怒之下,全面开战。

      两个大国的战争,连锁反应是不可估量的。其余小国纷纷站队,第三次世界大战于2025年7月正式打响。出于保护地球环境,各国一致决定不使用氢弹、原子弹及核武。与二战一样,这是决定各国地位的一战,人人都为了各自的联盟拼杀。

      而霸图旅,正是C国精英战队之一。但现在这里的并不是霸图,而是由C国所有优秀单兵聚合的特殊战队“荣耀旅”。让各国优秀单兵组成特殊小队以决胜负,这是各国经过讨论决出了方式。否则,这场战争说不准能打个几十年呢。而叶修,则是由上面指派的参谋——但是,叶修本身退役也是家庭原因,家中觉得这样太过危险。最终同意他做战地记者,但也有一个硬条件,决不能跟人家打去。

      上面对于叶家也毫无办法,只能先派叶修过来,不给他下别的指令。但是——如果真的有危急情况,叶修他可能不管吗?

      而现在,叶修看着战况报告凝了凝眉。

✽+†+✽――✽+†+✽――✽+†+✽――分割线

      对,我在连续几天不更的情况下开了个新坑。异世界的坑那个估计要往后放一放,大概还会再开一个长篇吧,军旅好难写啊。

【all叶】论情人节的不同过法

      *每年总有两天想自戳双目
      *一怒之下随手摸的
      *放飞自我
      *超短篇
      *我也不知道有没有bug

1.叶秋

      提前下班,打车,去上林苑。

2.王杰希
     
      午训结束,安排一下队员,买机票。

3.喻文州

      提前买机票,和黄少天辩论,和黄少天辩论,和黄少天辩论,和黄少天辩论,放弃辩论,给黄少天买机票。

4.黄少天

      看到队长买机票,和队长辩论,和队长辩论,和队长辩论,和队长辩论,和队长辩…目的达成√

5.张新杰

      买了三张最早的票,提前买了最好的位置。

6.江波涛

      怂恿队长放一天假,怂恿成功,买机票,帮队长买机票。

7.周泽楷

      被江波涛怂恿,被说动了,宣布放假,让江波涛帮忙买机票。

8.叶修

      在并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的情况下,感觉队员们怪怪的,心血来潮想回家看看。于是买B市的机票。

✽+†+✽――✽+†+✽――✽+†+✽―

其实现在应该是夏休期了…但是码完了不想改,要改就要推翻重来了,以后再看看能不能改改吧。

这大概是个充满恶意的结局吧2333
也许有后续?管它呢,就算有也是在今天,但说实话我不想写后续,今天街上真的是一对一对的…我举起了手中的火把。

今天长篇是不更了,也许会更一两个段子吧。
(其实我想再开个长篇)